首页 >> 体育

流年指南针岁月征文散文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19.08.30

周六,快到正午时,我的响起熟悉的乐曲《千千阙歌》,一接,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在那边讲话:“你是小梁吧,我、潘大林啊,我看了你发过来的几篇小说、都挺可以的,唔,中午得空就过来吃个饭咧,我发短信给你……”

通话挂断了,我还没有回得过神来,惊喜、惊讶、惊奇,甚至有一点“惊吓”。潘大林可是荷城文学界响叮当的“大佬”,也是广西出名的大作家,德高望重,创作不止,艺术常青,荷城(文学)人习惯把他名字里的“林”字隐藏起来,尊称他为“潘大”。虽然之前也听闻过一些关于他爱才、惜才、助才、培才的轶事,大总编请小习作者吃饭的事也时有发生,可怎么会“落到”我的头上呢?我算什么“才”啊,连“柴火”都靠不近边咧。

此前,我也算是见过一趟潘大的,去听他的讲座,讲小说和散文创作,讲的内容很实在,讲的人很淳朴、精神,一看那气场就是不一样。讲座结束,一些本土的作家向他的索要赠书,碰巧我也在场,帮忙拍合影照片;他也豪爽地赠了我一套《大林作品》(三大本),还签了他的大名。

我是一匹平凡的俗人,常为种种俗事羁绊,浅薄懒惰,也不好学,没有看过多少潘大的作品;但看过的一些大多觉得很过瘾,即使有些作品创作出来的时候、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到这人世间来,然而并不觉得有什么代沟,或许好的作品总是穿越时空、引人共鸣的。我读潘大的散文《没有电的日子》,深深为他营造(或者讲还原)的“梦中家园”——故乡的魅力所折服,叹为观止,五体投地,拍腿喊好;那些大家都想讲而不懂怎么讲出来的话,那些想表述而表述不清楚、不准确的情景和感受,他都做到了,“淋漓尽致”地做足了;看完之后,让人觉得实在是舒坦,仿佛吃了两只人参果,一只囫囵吞枣,一只细品寻味……

中午,我到了约去的地方,等了一会,第二回见着了亲切和蔼的潘大,还有他的几位老朋友;介绍过了,坐好,喝茶,上菜,边吃边聊。潘大一如既往地健谈,天文地理,时事热点,官场市井,轶事趣闻,果蔬种植,学子教育,拈手即来,左右逢源,“庖丁解牛”,游刃有余;由此亦可见他读书之多、见闻之广,“功力”堪比天龙八部里少林寺的扫地僧了。潘大的健谈让人感觉亲切,有他在、不冷场;我见过的另外一些文人墨客,有的想把话讲清楚都不容易。而且,潘大的好些言语还可让倾听者得益不浅,那些点评、议论、辩论都来自他的人生的感悟、心灵的火花,确实真知灼见啊;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“福楼拜家的星期天”那么热闹了。

或许就是因为潘大的亲切包容,平易近人,所以他结交的文友极多,有同辈同龄的同学好友,有忘年之交的老前辈,有忘年之交的后来人,有风行牧野的知己伙计,有坚持昂藏姿势的战士,有清醒的风采醉客,有赫赫有名的大作家,有谦谦君子的文艺者,有学步蹒跚的小的们,有种果养鱼的寻常百姓……总之,他到哪儿都不会缺喝酒饮茶吃饭谈天的朋友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大家才常常敢于“犯上”,英勇地“逼”他题字、写序、办事,向他索书,求他指点迷津,哄他交出“秘笈”,等等等等。荷城乃至全国著名的杂文家徐强在成名之前,就干过一趟漂亮的“买卖”。有一天,才二十出头的徐强,拿着一瓶墨汁、一杆毛笔和一打宣纸摇摇摆摆来到了潘大的办公室,“逼”他为自己即将开张的书店“求知斋”题写店面;当然,也不好过于嚣张,小徐同志把东西摆那儿了,就笑眯眯地盯着潘大看,眼神里写着一行小字“不得墨宝我不走人”。耗着耗着,眼看就快下班了,潘大到底心急啦,暗叫不妙,等一下弄不好还得请他一顿饭呢,只好抓起笔、蘸了墨,在宣纸上划起来,划了好多张,小徐同志拿起其中的一张,点头走了……这一趟“抢劫”,后来就成了荷城文坛的一大趣谈、“轶史”。

潘大自然也是豪爽的,不但在文学写作上乐于助人,为人“铺路搭桥”、引领前行,在日常生活里也总勤恳地“付出”。金秋时节,他家乡(容县)的沙田柚成熟了,他呼朋引伴,驾车回乡、下田攀树摘柚子(容县“四名”是也,名山都峤山、名楼真武阁、名人杨贵妃、名果沙田柚);果摘好了,返回荷城,熟人各送一箱,最后自家也就剩下一两箱了。临近年底,潘大又择日开车去陆川“捉”猪(提起陆川县,玉林人、荷城人脑子自然而然弹出两个词:陆川猪、陆川补胎,陆川猪猪肉好吃、顶呱呱,陆川人补轮胎可靠、补好了走个十万八千里也没得问题),运回两三头猪,宰了,照例送人,送完这个送那个,最后自家又只剩十几斤的骨头和猪肉了。这般如此,如此这般,潘夫人有点恼火了,“弹劾”潘大:老这么子辛苦可不行啦,往后不准这样了!潘大嘴上应是,过了又忘啦。

潘大胸襟宽广,为人真诚坦率、温和乐观,对人对事包容,气质儒雅,气场恢弘,光彩照人。我想,这肯定离不了他的博学,而他的博学又来自他好读书的习惯,这习惯由来已久,如同呼吸之于鼻子那么平常,几十年如一日勤奋开卷,让他的脑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宝库,让他在创作上有用不完的“宝物”和“利器”。而这一“嗜好”也影响了他身边的人,影响了他的“左右臂膀”,譬如徐强、高瞻、宁柏等等。据潘大回忆,好多年前,他生病住院、躺在病床上命悬一线时,床头摆满的还是一长溜新买的书,小说、散文、随笔、评论、人物传记等。动大手术的前一个晚上,医生问他要不要打点镇定剂或者服点安眠药,以便好好睡一觉、起来就做手术;他拒绝了,他仍旧看他的书,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,一觉醒来就到了手术时间……术后的各种辅助治疗也令人不厌其烦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日子的生趣一下全都没了,结果还是书本陪他走了那段日子。他每日手不释卷,坚持阅读,让心灵平静下来,坦然面对一切,后来治愈恢复,又逐渐健壮如牛了。事后,医生困惑地跟他说:那时候,你极有可能第二天就无法活着醒过来了,居然还能心平气静地看书,实在太让人无法理喻了!我想,那一趟独特而惊险的经历一定打通了他的“任督二脉”,使他的创作和人生境界都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地。

潘大年少有为,二十出头的他就“出任”玉林地区极具影响力的杂志《金田》的(不久就任副主编),编了十几年的杂志,又编了十几年的报纸,在为人“作嫁衣”的同时,自己也在默默耕耘、辛勤“下蛋”,他的创作面广、收获颇丰,写短篇、中篇、长篇、小小说,也写散文、随笔、书序、杂文、诗歌、评论、人物传记、报告文学、影视剧本等等,获奖的次数多得自己也记不清了。潘大对文学的热爱是天生的,而后天也虔诚质朴地坚持,为了减少工作事务对他写作的干扰和影响,他有过几次“请辞官”的经历,可最终、他还是“被迫”担任了市和省文联的重要职务。潘大回忆以往,常感叹那个时代是相对淳朴的时代,也是爱才的时代。有一回,潘大得知某位大佬看中他的才华,想要提拔他出任某一职位,他“大惊失色”,赶忙提着一袋水果来到大佬家,陈述理由、提出申请:一来他不愿意当官,不想应付、不想客套、不想奉承,二来他真心喜好当作家,想静心创作、收获文字,恳请组织“收回成命”,放他一马!大佬听完,哈哈大笑,风趣应答:想当官就难求罢了,不想当官、那可是极容易的事,你这一袋水果我放心地收下了,你就回去安心地做你的作家吧!……

或许,当时间流逝、岁月沉淀,更多的荷城人、广西人记住的是这一位辛勤创作、硕果累累的潘大,而那几多混迹官场、得意一时终究又退了下来的“仕者”,到头来又有几人为人所知呢?恰似当年落榜的张继,挥袖而就一首《枫桥夜泊》,盖过了多少仕途顺畅的状元榜眼探花郎!岁月拿走你的一些东西,也会给你另一些东西,如果岁月给你的东西恰好是你所喜欢的,那么、还有什么遗憾呢?我在潘大的文集的插图里,看到了许多他跟现当代文豪的合影,也看到了他在各个地方旅行的留影,照片里的他总露出了那特有的淡定从容的笑容,那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笑容;我想,潘大肯定从岁月那里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。若时光倒流、一切重来,相信潘大必定还是会选择走文学这一条道路的!

吃完饭出来,天空比来的时候更晴朗了;不是应景,近些天都阴雨的荷城,确实就在周六这天晴朗了大半晌。潘大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,让我按照上边的联系方式发一个简介和一张照片给他,估计要在他主编的杂志《荷塘月》发一两个我的所谓的“小说”了。我捧着潘大的名片,看了又看,设计简约朴素,但又显得那么厚重实在;我觉得很温暖,手里仿佛捧住一盘带着温度的指南针。

共 2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通,向他打开了一扇门,难以置信的他受宠若惊地走入,门中其人其事,真是带给他太多的感慨。的那边是荷城地区有名的作家潘大林,人称“潘大”,热情豪爽、平易近人的他因着与作者文字上的神交,邀请他一起吃饭。席间,作者静心观察潘大老师,被他的举手投足间,自然流露的亲切、包容、善谈、博学而吸引。被大家尊重爱戴的潘大,没有丝毫的架子,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,他始终不离笔尖,书写、阅读,持之以恒,甚至在重病手术之前,依然泰然自若地读书,这样的他,本身就是一个旗帜,让人敬仰。此刻,潘大对于作者来说,是伯乐,也是恩师,此番相遇,宛若“指南针”一样,给他指明奋斗的方向。阅读此文,在作者细腻形象幽默的描写下,主人公栩栩如生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,用他的言谈举止为大家上了一课,什么是文学,什么是坚持,什么才是最真的帮助。读过受益匪浅,同感“指南针”之珍贵。佳作,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!【:平淡是真】

1楼文友: 09:12:55 向默石学习,我也要和当地的文人接触一下,看看能不能遇到伯乐,嘿嘿。

孩子一到晚上就咳嗽怎么回事啊

孩子发烧怎么办

宝宝发烧怎么办

小儿消积止咳口服液一般吃几天
腹胀的治疗方法
小孩尿少尿不尽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