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玄幻

天老地荒引子堕落黑暗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19.08.08

天老地荒 引子 堕落黑暗

无尽的虚空,如同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,将世间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内,连那灿烂的星辰此刻也如那盈盈烛火一般,颤抖不定,似乎只要轻轻的一吹就会熄灭。

虚空,漆黑而冰冷。

在这孤寂的虚空中,一点星芒自远而近缓缓亮起,清冷的虚空顿时间有了一丝暖色。待到亮光靠近的时候,才发现,那是一条庞大无比的青铜战船。

战船浑重,周身雕刻着种种图案,或龙,或凤,或是不知名的怪兽,但是从其栩栩如生的形态中可知,绝对不是一般的怪物,而战船也因有此图案加身,一股若有若无的肃杀气息散发开来,在漆黑而冰冷的虚空中显得更加肃穆。

一根粗若擎天大柱的桅杆立在战船上,一面绣着一轮红日、一双刀剑的战旗无风飘动,而那一轮红日熊熊燃烧着,如同一轮真正的太阳绽放着自己的光和热,温暖这孤冷的虚空。

战船上一片死寂,冷冷清清,遍无一人,只在那船头处立着一个身影,身影笼罩在一件宽大的袍子里,显得有些臃肿呆滞,看不出来到底是男还是女。

那身影面对着无尽的虚空静静独立,一动不动,仿佛已经和漆黑的虚空融为一体。一条青幽色的青铜棺材安静地躺在身影的脚旁,刚好又被身影投下的阴影所遮挡,若不是桅杆上的那一轮熊熊红日,恐怕没人会注意到这道棺材。

虚空,战船,身影,棺材.......

战船在孤冷的虚空中缓缓前行,不知从何而来,也不知道驶向何处,静静地划过虚空,向着更远更深的虚空前进。

如此这般,不知道战船行驶了多长时间,终于一日,在青铜战船前进方向的虚空中,一丝丝的涟漪如同落叶沾水般缓缓荡漾开来,而战船也不得不停止了前行的动力,立在虚空中,仿佛从未动过。

船头处那道身影微微一颤,看着那荡漾的涟漪,一声轻叹响起,转而又恢复了平静。

涟漪处,一道浑身漆黑的伟岸身影缓步而出,在他跨出的那一瞬间,似乎整个虚空都微微震荡了一下,而青铜战船桅杆上的那一轮红日蓦地一暗,灼热的光芒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纱,瞬间变得黯淡起来。

一个又一个盔甲战士从涟漪处走出,手持着各种各样的兵器站在那道伟岸身影的背后,与那一条庞大的青铜战船遥遥对立。

在青铜战船的面前,那些盔甲战士渺小若蝼蚁,然而集合在一起的气势却是高若巍峨大山,丝毫不落于下风,更是因为有了那道伟岸的身影存在,反而稳压了青铜战船一头。

双方在虚空中静静对立,涟漪渐渐平复,虚空又恢复到一如既往的清冷。

短暂的对立之后,那道伟岸的身影脚下一动,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船头,而船头的那道身影却是一惊,却发现根本阻止不了对方上船,只好黯然接受了结果。

“你这是要带着他去哪里?”伟岸的身影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质问道。

臃肿的身影头颅微微昂起,直视着那道伟岸的身影,却是不发一言,倔强之意却是毫无顾忌地散发出来。

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伟岸身影冷哼道,接着一挥手,数十个盔甲战士纷纷登船。

“给我把这条棺材扔进虚空中!”

命令一下,盔甲战士齐齐动手,而那道臃肿的身影却是惊叫起来:“我看谁敢动!”

声音愤怒中带着慌乱,而身体向前挤去,不经意间头顶的篷罩滑落,露出了一头青丝和一张绝世的容颜,容颜因为愤怒而涨红,如天边的红霞,更是增添了几分艳丽。

然而盔甲战士却不会因此而停手,更不会让她得手。众人合力下,青铜棺材被抬起,移到了战船的边缘处,眼看着就要被丢进无尽的虚空。

这个时候,女子回头对着那道伟岸的身影大吼道:“停,我听你的,全部都听你的,只要你放过他。”吼声中带着无奈和绝望,却又是那么坚决,两行清泪从凝视着棺材的眼中滑落,如同珍珠一般坠落船头,溅起朵朵泪花。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伟岸身影似乎很满意,抬手间,一点漆黑深邃如墨一般的黑芒在指尖亮起,“敞开你的灵魂,接受我的黑暗火种,我就相信你!”

女子绝世的容颜上露出犹豫之色,看着那道伟岸的身影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会遵守承诺?”

“你没得选择。”

“你.....”女子一阵气结,明眸中射出两道锋利如刀一般的目光,却换回来了一声命令,“把棺材推进虚空!”

“停,我接受!”女子缓缓闭上眼睛,一点黑芒缓缓飘来,自她的眉心处融入,而女子浑身颤抖一下,接着便颓然倒下,一头青丝散落,铺满了船头。

桅杆上的红日瞬间变得暗淡起来,像一位垂暮老人,不忍心看着这一幕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伟岸的身影凝视了女子片刻,抬头对盔甲战士们命令道:“把棺材丢进虚空里。”说完,弯腰抱起女子,而面前的虚空如被一只大手撕裂一般,露出了一方空间。

“那这条‘永恒之舟’呢

天老地荒引子堕落黑暗

?”

“拖回去。”说着,一道黑芒射入领头盔甲战士的脑中,“这是操控之法。”

盔甲战士们微微一愣,不过还是快速地遵照了命令,合力将青铜棺材丢进虚空中。青铜棺材如巨石沉水,一入虚空,便快速地沉沦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已经完全融入漆黑而冰冷的虚空中消失不见。

伟岸的身影瞥了一眼棺材消失的方向,抱着女子,提步跨入,消失在空间里。

良久之后,战船在虚空中缓缓调转方向,桅杆上的红日再度熊熊燃起,照亮前进的方向,须臾间便远去,留下一片孤冷的虚空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一条青铜棺材自黑暗中坠落,不知落向何处。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
友情链接